登录 注册
《现代生物种业工程发展战略研究》种业发展的目标、模型和体制研究报告

作者:盖钧镒

发表时间:2017-12-01

总页数:408

机构:中国工程院

摘要

我国的种子产业经过几十年的改革与发展已日趋成熟,各项市场运行、监管机制也日益完善。2015 年我国 7 种主要农作物种子的市值已达到 840.26 亿元,全部农作物种子的市值则达到约 1170.26 亿元,位居世界第 2 位,仅次于美国。从市场供求来看,目前我国农作物种子市场供求总体基本平衡,个别农作物种子的供求略有差异,未来几年我国种子市场将继续维持供求基本平衡的状态。在对外贸易方面,我国种子市场主要是依靠国内市场实现供求平衡,种子进出口所占的比例很小。 近年来,企业选育品种的速度越来越快,企业选育通过国审品种占国审品种总数的比例逐年提高。育种目标已不单纯局限于作物的生物特性,还必须兼顾商业特性。近年来国家加大了种子市场监管力度,但种子市场秩序混乱问题依然突出。目前我国种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一)研发相关问题突出,创新能力不足。国内过去的种子研发体系带有很强的计划性色彩,80%以上的新品种由政府支持的农业科研机构研制。我国以公共部门为研发主力的体制削弱了创新激励,也打压了企业自主研发的动力。行业内近 400 家从事种业相关研究的科研机构以国家资金维持日常运营,由于缺乏成本约束,当研究出新品种时,或以低于市场价值转让,或自立公司经营。这实际上扰乱了新品种的市场定价,压制了其他企业的创新热情;(二)种业监管不到位,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偏低。随着我国种业市场主体多元化格局的形成,监管难度越来越大。一些地方种子管理部门人员编制少,经费得不到充分保障;质量监督检验设施设备不齐全,检测技术水平不高;缺乏市场监管必备的信息和交通工具,无法实行有效的市场管理,致使假冒伪劣种子、套牌侵权等行为时有发生,种子市场品种“多、乱、杂”的现象突出;(三)种子生产加工集约化程度不高,产品质量有待提升。种子质量是种子企业发展的生命线。在种子生产环节,跨国公司已实现专业化、区域化、机械化和信息化,支撑条件完善,大多依托现代化农场实现了大规模繁种,而我国种子企业普遍存在“小而散、散而乱”的现象,各企业产品差异大,质量有待提高,小规模生产很难满足市场对于优质种质资源的要求;(四)种子企业数量多、规模小、资金投入不足。我国种子经营机构数量多,行业分散,市场化程度不高,生产规模小,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薄弱。加之我国种业企业在研发及资金投入不足,种子质量无法进一步提升。面对跨国企业在雄厚技术、资金和经营优势上的挑战,我国的种子企业还难以抗衡。 本研究认为我国种业发展的目标应为:坚持“粮食自给”基本策略,保证基本种子生产的稳定性;加大粮食生产力度,特别是种子的生产,以满足我国人民的基本粮食需求;适当开放部分种子产业,提高自主研发的能力,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充分发挥我国土地资源的生产力,确保我国粮食安全。提升支撑能力,形成科研分工合理、产学研紧密结合、资源集中、运行高效的育种新机制,发掘一批目标性状突出、综合性状优良的基因资源,培育一批高产、优质、多抗、广适和适应机械化作业、设施化栽培的新品种,建成一批标准化、规模化、集约化、机械化的优势种子生产基地,培养一批种子骨干企业。加速种业在农作物良种等重点领域的突破,推动种业“走出去”,增强种业的市场竞争力。 为了实现我国种业目前,应采取的发展的战略:(一)强化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鼓励种子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建立股份制研发机构;鼓励有实力的种子企业并购转制为企业的科研机构,其他科研院所逐步实行企业化改革。新布局的国家和省部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企业技术中心、重点实验室等种业产业化技术创新平台,要优先向符合条件的育繁推一体化种子企业倾斜。按规定开展种业领域相关研发活动后补助,调动企业技术创新的积极性。发挥现代种业发展基金的引导作用,广泛吸引社会金融资本投入,支持企业开展商业化育种,鼓励企业“走出去”开展国际合作;(二)提高基础性公益性服务能力。加强种业相关学科建设,支持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重点开展育种理论、共性技术、种质资源挖掘、育种材料创新等基础性研究和常规作物、林木育种等公益性研究,构建现代分子育种新技术、新方法,创制突破性的抗逆、优质、高产的育种新材料。国家财政科研经费加大用于基础性公益性研究的投入,逐步减少用于农业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开展杂交玉米、杂交水稻、杂交油菜、杂交棉花和蔬菜商业化育种的投入。加快编制并组织实施国家农作物、林木种质资源保护与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开展全国农作物、林木种质资源普查,建立健全国家农作物、林木种质资源保护研究、利用和管理服务体系,启动国家农作物、重点林木种质资源保存库建设。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的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国家收集保存的种质资源,要按规定向社会开放;(三)调整作物结构,加强国家良种重大科研攻关。种子的研发生产不能仅限于玉米、水稻等大作物,同时也要兼顾蔬菜、水果等小作物的生产。编制水稻、玉米、油菜、大豆、蔬菜等主要农作物良种重大科研攻关规划,制定主要造林树种、珍贵树种等林木中长期育种计划,突破种质创新、新品种选育、高效繁育、加工流通等关键环节的核心技术,提高种业科技创新能力。国家各科研计划和专项加大对企业商业化育种的支持力度,吸引社会资本参与,重点支持育繁推一体化企业。要建立育种科研平台,打破院所和企业界限,联合国内研发力量,建立科企紧密合作、收益按比例分享的产学研联合攻关模式。要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逐步确立企业商业化育种的主体地位;(四)加快种子生产基地建设。加大对国家级制种基地和制种大县政策支持力度,加快农作物制种基地、林木良种基地、保障性苗圃基础设施和基本条件建设。落实制种保险、林木良种补贴政策,研究制定粮食作物制种大县奖励、林木种子贮备等政策,鼓励农业发展银行加大对种子收储加工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通过土地入股、租赁等方式,推动土地向制种大户、农民合作社流转,支持种子企业与制种大户、农民合作社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研究建立中央、地方、社会资本多元化投资机制,建设科研育种基地;(五)调动科研人员积极性。确定为公益性的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利用国家拨款发明的育种材料、新品种和技术成果,可以申请品种权、专利等知识产权,可以作价到企业投资入股,也可以上市公开交易。要研究确定种业科研成果机构与科研人员权益比例。建立种业科技成果公开交易平台和托管中心,制定交易管理办法。支持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通过兼职、挂职、签订合同等方式,与企业开展人才合作。鼓励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科研人员到企业从事商业化育种工作。鼓励育种科研人员创新创业。改变论文导向机制,加强种业实用型人才培养,商业化育种成果及推广面积可以作为职称评定的重要依据。支持高等院校开展企业育种研发人员培训。完善种业人才出国培养机制。支持企业建立院士工作站、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六)加强种子市场监管。继续严厉打击侵犯品种权和制售假劣种子等违法犯罪行为。要打破地方封锁,废除任何可能阻碍外地种子进入本地市场的行政规定。建立种子市场秩序行业评价机制,督促企业建立种子可追溯信息系统,完善全程可追溯管理。推行种子企业委托经营制度,规范种子营销网络。 我国种业未来发展对策:(一)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加强重点项目扶持,加大保险扶持,保障育种成本,确保种子企业的在生产不受自然灾害等外部条件的影响;(二)健全管理体系。强化各级农业部门的种子管理职能,保障种子管理工作经费,加强种子管理队伍建设。地方政府要将属于公共服务范围的种子管理工作经费纳入同级财政预算;(三)创新成果评价和转化机制。修改和完善商业化育种成果奖励机制,形成有利于加强基础性、公益性研究和解决生产实际问题的评价体系。建立品种权转让交易公共平台,健全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四)推动科技资源向企业流动。支持从事商业化育种的科研单位或人员进入种子企业开展育种研发,鼓励科技资源合理流动。企业所在地政府要参照有关政策解决入企科研人员的困难;(五)严格品种审定和保护。进一步规范品种区域试验、生产试验、品种保护测试、转基因农作物安全评价和品种跨区引种行为,统一鉴定标准,提高品种审定条件,统筹国家级和省级品种审定,加快不适宜种植品种退出。完善植物新品种保护制度,强化品种权执法,加强新品种保护和信息服务;(六)扶持一批骨干种子企业。支持大型企业通过并购和参股等方式进入农作物种业;支持一批骨干种子企业牵头或参与组织实施种业应用研究和产业化等项目。鼓励“育繁推一体化”种子企业开展自育品种试验,采用先进种子加工技术及装备,提升种子质量。引导骨干种子企业建立新品种示范网络,完善种子市场营销、技术推广、信息服务体系。实施种子企业税收优惠政策;(七)鼓励种业“走出去”。重点扶持一批有潜力的种业企业,打造中国种业“走出去”企业联盟。完善一套政策支撑与制度保障体系,建立国家层面统一规划、支持和保障中国种业“走出去”的政策、法规和制度体系。动态跟踪国内种业供给、国外种业需求和相关政策的相关信息,以种业“走出去”联盟为载体,搭建中国种业“走出去”信息服务平台;(八)发展种业电子商务。建立种业电子商务体系,发挥其应有的作用,通过规模化的企业组织形式,以规范化的操作流程生产高品质的种子,通过市场化的流通、营销和服务来满足农作物种植者和消费者不断提升的需求,达到整个产业链的贯通和增值。

数据来源与获取

关键词

种子企业; 种子管理; 植物新品种; 商业化育种;

相关报告

数据使用声明

本站提供的数据(包含且不限于数据中的文字、图片、视频)仅用于学术研究,严禁用于任何以商业为目标的传播。

知领微信